小年场景

发布时间:2015-02-03 12:06:52 | 来源:心海网络 | 来源:心海网络
“小年”是中国的传统节日,“过小年”就说明春节要到了。在农村的这一天,乡亲们都会按捺不住迎接新年的喜悦心情,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各种各样的年货,同时也都会祭灶、烧旺火、包饺子……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  
  小年在我记忆中是童年在农村老家,看村里过年杀猪的场面。
  那场面真是好笑,在我看来不比一场电影大片逊色。
  杀猪是个大动作,算是喜庆的事。在农村谁家养的猪多,就证明谁家有钱。
  一般是头两天就要和杀猪匠打招呼,年关的时候杀猪匠最红火了,若是预约晚了或是招待不周,杀猪匠都会给你脸色看的。而且养猪的主人逢人就要说“明天我家杀猪,大家都去看看,顺便帮个忙,在河前的张家院子里的杀猪点”。其实主人让大家去看杀猪无非就是图个喜庆,借机告诉大家我家的猪明天要杀了,肉可是新鲜的,没养猪的人快去买,吆喝着的同时顺便做了广告。
  河前张家院子里的杀猪点,其实就是一个破棚子,棚子下里一口脏西西的大锅,一张正好能躺下一头猪的破木台子,地面上零乱的放着几根随时准备扔进锅灶的木条,这便是猪的刑场。平日这个破棚子都没有什么生意,很是冷清的,只是到年关的时候才热闹无比。年关到了,村里的人也闲了,心情也比平日要好,所以大多都会过来凑个热闹。农村的人最爱凑个热闹,好象谁知道的事越多,越八卦就越有面子。
  杀猪匠来到家里,把还在做着美梦的猪先给打醒。那场面真是很惨呀,猪被一个粗大的棒子打得嗷嗷乱叫,到处乱窜。村里就那么大点地方,猪能窜到那去?猪跑累了,急忙跳进一个坑里,一个劲的喘着粗气,我看猪的眼泪好象要掉了下来了。也许猪知道今天就是它的死期,它要被宰了。可这些并没有让杀猪匠感到可怜,毕竟这样的场景他见多了!
  一个漂亮出手,干净利落的给猪上绳套,猪的头便被套进去了,再是猪四个脚的捆绑,这些动作杀猪匠分分钟搞定。然后把猪放在早已准备好的木板车上,众人一阵吆喝拥着杀猪匠走进河边的杀猪点。
  破棚子下的一口大锅早已烧好了热腾腾的水。杀猪匠拿出一把长约一尺放血刀走到锅旁边的磨刀石上,胡乱的磨上几刀。然后拿着刀在阳光下摆了摆,眯着眼睛又看了看,对刀吹了几口气,就把袖子往上一撸,腿一蹲,就要开始动手了。呵呵,那个大锅旁边的磨刀石,是我们小时候打架都看不起的破石头,一点份量也没有。我爷爷私下请杀猪匠喝酒的时候问过他,为什么杀猪前要摆这架式。杀猪匠喝多了晕呼呼的说“这些架式都是蒙人的花架子,摆个架子只是显得略为专业些!”
  一尺长的放血刀在杀猪匠手上狂舞个不停,嘴里还不停的说这头猪长得如何好看,主人平时养得如何膘肥。其实杀猪匠杀猪之前说这些,无非就想再讨个红包。
  一刀准确、有力对准猪喉管的刺了下去,猪还没有嚎几声,就晕了过去了,一动也不动。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人赶紧跑上前,把一个黑漆漆盆子对准刚刺下去的地方。杀猪匠再把刀一个漂亮的一拨,转眼间猪血哗哗的流向盆中,倾该血流了满满一大盆,冒着热腾腾的气。血流完了,只见杀猪匠的夫人拿出一个打气筒,往刀口中一插,四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就互相换着往猪里打气。这活看上去简单,其实真的很累人,四个汉子没过多久个个脸上都是大汗淋漓,脸涨得通红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猪被吹得象皮球一样的圆,杀猪匠随手拿出一块破布把猪的伤口一堵,猪就该下锅了。四个大汉一起喊着一、二、三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猪就被扔进那口已烧得滚烫开水的黑锅里。猪被扔进锅里,大概因为水太烫,又被刺激的翻腾了几下。四个大汉吃力的把猪在锅里来回翻腾了几下,一口气又把猪拖到锅旁边的破木台上,每人拿出一个亮铮铮的铁皮,就开始去毛了。被热水烫过的猪毛,颇是好刮,三下五除二一头黑色的猪被刮得锃亮锃亮,再用冷水把猪冲干净。这猪的肤色真的可以用“白里透红与众不同”这个广告词来形容。
  猪的毛也褪掉了,杀猪匠就在台子旁边顺手取下一个黑色的、皮质的、厚重的围腰,围在腰上,这可是杀猪专用的围腰。只见里面有许多袋子,袋子里装着各种杀猪匠吃饭的家伙,各种刀具都插在这个皮质的围腰上。杀猪匠先喝上二两白酒,就开始做细活了。先用一小刀开膛破肚,肠子肝肺一股脑的出来,还冒着热气。然后换一锋利的薄的切肉刀,只见杀猪匠咬紧牙关,眉头一皱,猪被劈开,变成了左右两大块。再抽出一把剁骨刀,看也不看顺着猪的脊梁剁下去,转眼间猪已经变成骨是骨、肉是肉。我想他用得这把刀一定《水浒传》里孙二娘开黑店时用的刀还要锋利。猪大肠、小肠、下水之类的东东不一会功夫就被杀猪匠麻利装入胶袋。
  观看杀猪的乡亲们,刚才还都七嘴八舌,现都被杀猪匠这一连串的精彩动作,给征服了,谁都不多说话了,只觉眼珠子都快看掉了。
  直到杀猪匠把皮质的围腰从腰间取下挂回原处,乡亲知道这次的杀猪又完成了。纷纷鼓掌,有的赶紧跑上前给杀猪匠上烟、点烟,问杀猪匠明天是否有时间上家去坐一坐,要好酒好菜招待他。
  猪杀好了,也快到晌午了。主人家大声吆喝着、真心实意的请观看的乡亲们到自家做客。刚才还说没有事的乡亲,可现在一个个都推脱有事。有的说要娃没有人看了,有的说要给孩子她爹做饭……其实是朴实的乡亲们怕给主人家带来不便。
  只有生性直爽、爱喝酒的杀猪匠去了主人家喝酒了!
相关文章推荐阅读